麻豆传媒旗下的影视软件合集

   苏奕有些啼笑皆非。

   他和夏青沅关系很好,但还谈不上男女之情。

   可很显然,蒲素蓉等人误会了。

   就见蒲素蓉轻声道:“我清楚,让公子这么做,会对公子的感情造成伤害,可也请公子理解,青沅以后是要跟我返回宗族的,她在男女之事上,注定已不能有任何牵连!”

   说到最后,声音斩钉截铁。

   苏奕眉头皱起,道:“若我没听错的话,你是说青沅姑娘这辈子,都不能再喜欢其他男子?”

   蒲素蓉点了点头,理所当然道:“要想获得宗族的恩赐,自当承受恩赐背后的代价和责任。”

   苏奕脑海中灵光一闪,顿时明白了,道:“你要带青沅姑娘返回紫月狐族,继承圣女之位?”

   蒲素蓉一怔,讶然道:“原来公子也知道此事?”

   苏奕轻叹了一声,道:“这么说,当年你离开夏皇,也是为了继承那所谓的圣女之位了?”

   “不错。”

   蒲素蓉点头。

   心卉的私房

   苏奕登时沉默了。

   依照紫月狐族的规矩,凡要成为圣女者,必须彻底斩断男女之情,唯如此,才能继承其祖传的“唤月圣典”传承,成为一名真正的护族者。

   苏奕无意指摘这样的规矩是好是坏。

   但起码,他不希望夏青沅成为一个“无情”的女人,为了所谓的圣女之位,而付出这样的代价,根本就不值得。

   “你已经伤害了夏皇,如今还要伤害你女儿,在你心中,圣女之位就如此重要?”

   苏奕问。

   这番话,毫不客气。

   蒲素蓉却并不着恼,认真说道:“父母之爱子,则为之计深远,我是青沅的母亲,这么做自然是为她好。”

   “你女儿答应和你走了吗?”

   苏奕问。

   蒲素蓉神色平静道:“眼下,夏云靖一直不让我和女儿见面,但没关系,当我离开时,定会带着女儿离开,她现在或许会愤怒、排斥和不理解,可以后当她成为圣女,自然会明白我的一片良苦用心。”

   她目光看向苏奕,道:“这件事,也请公子成。我保证,只要你彻底斩断和我女儿的关系,我自会帮你转危为安。”

   阿冷和若欢的目光也看向苏奕。

   话已经说尽,眼下就看苏奕的表态了。

   便见苏奕语气淡然道:“我也可以保证,除非青沅姑娘自己愿意,否则,你们紫月狐族皇境层次的老祖宗来了,也带不走她。”

   此话一出,气氛顿时沉闷压抑起来。

   蒲素蓉一对黛眉渐渐皱起。

   阿冷则不禁冷笑,道:“苏奕,意气用事可不好,我知道你心里不痛快,也知道你底蕴逆天,战力强横,远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奇才。”

   旋即,他话锋一转,唇泛讥嘲,“可我说句不好听的话,你这么做,和螳臂挡车也没区别!”

   若欢也忍不住说道:“苏公子,我们只是想请你撇清和青沅妹妹的关系而已,你却扬言阻挠我们带走青沅妹妹,这……是不是有些过分了?”

   苏奕抬眼看了看天边晚霞,意兴阑珊道:“该说的话,我已经说了,你们该离开了。”

   阿冷自认自己已经足够忍让,可苏奕依旧一副油盐不进的

   样子,这让他不由愠怒。

   不过,就当他要说什么时,蒲素蓉已阻止他,“莫要多事。”

   阿冷气得胸口发闷,道:“姐,你没看这家伙的态度有多差劲么?依我看,若不给其一个教训,他怕是以为,咱们是任凭拿捏的老好人呢!”

   蒲素蓉没有理会阿冷的抱怨。

   她目光看向一直坐在藤椅中的苏奕,道:“我相信,当公子意识到自身处境何等危险之后,定会改变主意的,届时,我依旧愿意给予公子帮助。”

   她很自信,一副运筹帷幄的姿态。

   苏奕眼皮都没抬,事实上,他已无话可说。

   蒲素蓉见此,正要离开。

   这时候,翁九的声音在庭院大门外响起:

   “苏道友,天行剑斋三长老米天河,携门中强者前来拜见。”

   蒲素蓉眼神异样,倒是不着急走了。

   “我们且等等看。”

   她传音给若欢和阿冷。

   两者皆点头。

   苏奕一眼就看出,蒲素蓉等人明显打算看热闹。

   他也懒得理会,道:“带他们进来吧。”

   暮色深沉,天边已蒙上一层铅块般的灰色,远处街巷中,华灯初上,喧嚣的热闹声音远远传来。

   当翁九带着一群修士出现,青云小院也随之变得热闹起来。

   “蒲道友怎会在此?”

   翁九顿感意外。

   “你们聊。”

   蒲素蓉神色恬淡,带着阿冷和若欢站在了远处。

   翁九目光又看向苏奕,见后者并未反对,这才笑着介绍道:“苏道友,我来为你介绍。”

   说着,他把身边那群修士的身份一一介绍了一遍。

   这群天行剑斋的强者共有四人。

   为首的是一个鬓角斑白,身着蓝袍的清瘦男子,背负古剑,气质出众。

   他叫米天河,灵相境大圆满剑修,天行剑斋三长老。

   米天河身旁的两男一女,模样皆很年轻,乃是天行剑斋的真传弟子,皆有化灵境修为。

   搁在当今天下,这等修为已堪称出众和惊艳。

   便是在大荒九州,也算得上是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。

   毕竟,年轻轻轻,便能踏足灵道之路,注定不是寻常之辈可比。

   不过,这样的角色,早已无法让苏奕产生多少关注的兴趣。

   “米某见过苏道友!”

   米天河笑着上前见礼。

   苏奕摆手道:“我不喜寒暄,有话直说便可。”

   这让米天河身旁的两男一女皆皱了皱眉。

   蒲素蓉、阿冷、若欢他们对视一眼,终于明白过来,倒不是苏奕对他们不待见。

   而是他对谁都这样!

   “似这种傲慢嚣张的做派,若搁在明空界,早不知被人弄死多少次了。”

   阿冷腹诽不已。

   池塘之畔。

   米天河发出爽朗的笑声,道:“在前来的路上,我已听翁九道友说过,苏道友性情耿介,不喜繁文缛节,如今一见,果然如此。只是……”

   他目光瞥了蒲素蓉等人一眼。

   翁九连忙道:“米道友放心,今日无论谈论何事,以蒲道友他们的身份,断不会泄露分毫。”

   眼见翁九这般保证,米天河这才笑着点了点头。

   他没有再迟疑,直接表明来意,道:“苏道友,米某今日前来,是奉掌门之意,希望能够邀请道友加入我们天行剑斋!”

   此话一出,场一寂。

   翁九都有些猝不及防,眸光闪动。

   蒲素蓉等人也怔了一下。

   之前,他们认为苏奕身陷危局,自忖可以“雪中送炭”,让苏奕乖乖地答应和夏青沅斩断关系。

   可他们却没想到,天行剑斋竟似也有类似的打算!

   苏奕不解道:“你们不担心得罪那些古老巨头势力?”

   米天河笑道:“实不相瞒,我等既然敢来,自然是考虑过其中风险,并且,已有应对之策。”

   苏奕饶有兴致道:“说来听听。”

   在场其他人也竖起耳朵。

   “其实办法很简单,首先,需要道友先配合我们,暂且易性改名,换一个新的身份。”

   米天河坦然道,“另外,若那些古老巨头识破这一点,打算和我天行剑斋为敌,我们倒也不惧和他们掰掰手腕,哪怕最后输了,我们也可以选择撤离苍青大陆。”

   顿了顿,他笑道:“不过,依米某之见,那些古老巨头恐怕也不敢因为道友你一人,而和我们天行剑斋彻底撕破脸。”

   听罢,苏奕这才恍然。

   天行剑斋来自异界,在这苍青大陆,完是进可攻,退可守!

   这才是他们最大的底气!

   米天河微笑道:“另外,为表达我们天行剑斋的诚意,只要道友选择加入我们宗门,可直接破格提拔为核心传人,可以不受宗门规章约束,亦可以不听宗门长辈调遣!”

   “而我们天行剑斋也会穷尽一切修行资源,为道友铸就最扎实的灵道根基,为证道皇境做准备!”

   这番话一出,连蒲素蓉等人都不由惊诧。

   他们都看得出,天行剑斋对苏奕无比重视,否则,断不会开出如此丰厚的条件。

   尤其是“可以不受约束,不听调遣”这句话,对任何顶尖势力而言,恐怕都很难办到!

   翁九则心中发紧。

   若苏奕被天行剑斋挖走了,谁还来帮他们大夏皇室修缮九鼎镇界阵?

   便是米天河身边的两男一女,都不由暗生嫉妒。

   他们虽是化灵境层次的真传弟子,可也根本不够资格享受到这等特殊之极的待遇!

   可出乎他们意料,苏奕根本不带思考的,便摇头拒绝道:“我对加入宗门修行不感兴趣。”

   这话还是念在对方很有诚意的面子上,说的足够客气。

   否则,他早嗤之以鼻,懒得理会。

   毕竟,前世的他早已称尊大荒九州,剑压诸天,有着不知多少震古烁今的成就。

   岂可能在意这样一个邀请?

   若被前世那些好友听到,怕是非捧腹大笑不可。

   而听到苏奕的话,在场其他人则不由愣住,似不敢相信自己耳朵。

   就这样……随随便便给拒绝了?!

   甚至,连翁九都晃了一下神。

   扪心自问,换做是他,面对这等丰厚无比的特殊待遇,都无法不心动!

   可苏奕,似根本就不在意……

~admin