国产麻豆传媒网址

..co,最快更新剑仙在此最新章节!

周围的吃瓜群众们,都有些遭不住了。

又……

又杀了?

为什么要说又呢?

因为大家的脑海里,情不自禁地瞬间就浮现出了当日在神殿广场上,林北辰被剑之主君上身,杀的人头滚滚,火刑柱烧红半边天的画面……

所以说,当日到底是剑之主君冕下在杀人,还是林北辰在杀人?

这个问题,值得深思啊。

“……”

崔明轨看着地面上的两具尸体,又惊又怒,最后强忍着脾气,道:“唉,林同学,冲动了啊,这位邰玥姿学妹,是风语行省第三大帮派暗狱门第十副掌门的邰巨阳的小女儿,而韩成则是白云城的记名弟子,与白云城第一天骄卫名臣麾下四大剑奴之一交好,……唉,不是我说,林同学,真的是捅破天了啊。”

这什么乱七八糟的?

第十副掌门?

马尾辫小美女校花甜腻西瓜的夏日

暗狱门的副掌门不会有一百个吧?

还有卫名臣麾下的剑奴?

林北辰看向旁边脸上还在流血的赵舞阳。

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,这个赵舞阳就是暗狱门的弟子吧?

后者面色惨白。

他只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入门弟子而已,且还不是通过真本事考核,而是他老爹掏钱硬塞进暗狱门镀金的,哪里接触得上宗门高层?

以前倒是隐约听说过,暗狱门第十副掌门有个千斤,被宠坏了,无法无天,焦躁蛮横,从来不讲道理,仗着自己的掌门老爹撑腰,疯起来什么缺德事情都做……

没想到今天就见到了这位暴躁老姐。

不但见到了,还见证了她是怎么死的。

这……

暗狱门要是调查下来,自己怕是难脱干系啊。

林北辰一看赵舞阳的表情,就知道怎么回事。

他也有点儿郁闷。

怪谁?

我老老实实当咸鱼,勤勤恳恳恰烂钱,找商家做几个代言骗点儿辛苦钱,们却非要自己主动来送人头……我也想低调啊,可们不允许啊。

怎么办?

要未雨绸缪啊。

实在不行,多恰烂钱,再拉下脸找找剑雪无名这个中间神,请剑之主君大神再出手一次,把暗狱门和这个什么第十副掌门一起给灭了?

反正听听这名字,就不是什么正经好宗门。

他现在算是搞明白了。

邰玥姿和韩成两个,多半是为了巴结卫名臣身边的剑奴,才跑来找自己的麻烦。

当然最终目的,怕是为了巴结卫名臣吧。

死的活该。

崔明轨一边叹息,一边令人将邰、韩两个人的尸体收敛,又道:“林同学,不管怎么样,都是当街杀人,我也不为难,但总得去警务署做个笔录备案吧。”

林北辰道:“没空。”

崔明轨有些无语。

他苦笑着道:“林同学不必对我抱有太大的成见,刚才遇到危险的时候,我之所以没有现身,是因为有人在暗中保护……”

说到这里,他顿了顿,又道:“至于请去做笔录,没有别的意思,也是为好,其他父老乡亲们,也可以一起做个见证,是邰玥姿和韩成两个人,杀念在先,到时候就算是暗狱门和警务厅调查追究下来,也不用太担心……”

暗中保护我?

我信个鬼哦。

林北辰很直接地再度拒绝,道:“真没空去,我不是敷衍啊,我赶时间回去检查光酱的家庭作业呢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

崔明轨还

想要劝一劝。

林北辰不耐烦了:“别逼逼,谁要是不服,就让他去云梦神殿找秦主祭,或者直接去朝晖中心神殿去找望月大主教也可以。”

说完,看向赵卓言赵舞阳父子,悄悄使了个眼色,道:“还不赶紧带人去神殿疗伤,再晚可就真的毁容了。”

赵氏父子反应过来,立刻带着受伤的护卫,受惊的兔子一样就就开溜了。

林北辰也是拽着萧丙甘,转身就走。

崔明轨抬了抬手,但最终还是没有再开口阻拦,只能在原地苦笑摇头。

这下好了。

出师未捷先爆炸。

老爹请来为行省天骄交流赛呐喊助威的嘉宾,才刚到云梦城,就凉了两个。

他都可以想象,得知这个消息,自己按好面子的老爹,估计又要趴在书房里头疼一整天了。

“各位父老乡亲,就当是帮我崔明轨一个忙,有谁愿意去警务署做个笔录,证明一下今天的事情,各位受伤的汤药费,都可以去行政署领取……”

崔明轨朝着周围众人拱手道。

态度很客气。

有人意动。

这位少城主看起来也不像是坏人嘛。

就在这时,也不知道谁在人群中阴阳怪气地喊了一句:“骗鬼呢,现在去做笔录,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……”

“就是,这个催命鬼的话,不能信啊。”

“大家扯呼啊。”

又有几个同样阴阳怪气的声音交相呼应。

人群顿时四散。

“哎?这……大家……”

崔明轨傻眼了。

这可真的是……一点面子都不给。

拿少城主不当干粮哇。

穷山恶水出刁民。

他只好带着警务署的人,抬着两具凉凉了的尸体,赶回城主府通知老爹。

……

同一时间。

百米外的小巷子里。

刚才一哄而散的数十个各色各样的市民,聚集在一起。

“不错,我们城管大队第一次为少爷办事,就几乎消弭大祸于无形,大家刚才干的都很不错。”

王忠满意地笑着,挨个儿发钱。

之前最开始站出来为林北辰‘挡刀’的摊贩老板,被海风吹城黑红色的沧桑脸庞上,带着狡黠精明的笑,道:“队长,我的表现不错吧,第一个站出来,一下子就引爆了气氛,乡亲们都被我煽动了……是不是要多给一个银币?”

王忠点点头,揪着自己的三角胡须,满意地道:“不错不错,没想到这个杀鱼陈,平时看起来老实巴交的,演技还真不赖……至于银币,我得请示一下少爷,最近经费有点儿紧张!”

“队长,是我先喊保护少爷的……”

‘地中海’副队长龚工也连连表功。

“我刚才忽悠大家撤的……”

“是我喊的‘催命鬼’……”

“我也站出来了,还挨了一剑脊……”

一群人都很兴奋地道。

“大家都很不错。再接再厉。”

王忠大声地道:“来来来,一人一个银币。”

他一边撒币,一边认真严肃地道:“以后只要大家都听我的话,少不了们的好处,对了,最近在城里面都给我放激灵一点啊,只要是有外地人打听咱们少爷,一定要多留意,凡是有关少爷的消息,任何异象,都给我第一时间汇总报告……”

“队长放心,保证完成人物。”

“日出江花红胜火,没有少爷就没我。日照香炉生

紫烟,少爷就是我的天。”

“队长,我发现最近青楼里的头牌们,都在打听少爷的事情,还把拍卖出去的好几年少爷亲笔签名的内裤都收藏了起来,这算不算是异象啊?”

啪。

“啊,队长,为什么打我?”

“少爷内裤的事情,以后别提了!”

……

……

“哥啊,这是咋地了?”

萧丙甘一路背着林北辰,回到了第三初级学院竹院中,道:“我才是伤员啊,我得胳膊上,还在流血呢,咋就先躺下了呢。”

“哥最近有点虚。”

林北辰躺在前厅的躺椅上,气喘吁吁地道:“刚才用了逆血术,后遗症来了,我玄气还没恢复,水系之力施展不了,最近奶不了自己,没办法做永动机了,唉,愁人。”

“哥啊,弟弟我看出来了,别看在外面装逼出尽风头,热度暴涨,但其实也不容易啊。”

萧丙甘感慨了一句,立刻又非常热情地道:“哥,我看出了好多汗,要不我伺候洗个澡呗?”

蛤?

洗澡?

林北辰看着他胖乎乎的脸,顿时一阵恶寒。

这狗东西,死缠烂打要‘一起玩’,不会是别有用心吧?

这可得防着一点。

“不用了。”

林北辰断然拒绝,道:“最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内裤老是找不到了……洗了澡就没有多余的换……弟啊,哥最近缺钱,落魄了啊,是不是肚子饿了?”

萧丙甘眼里冒着光,连连点头。

林北辰道:“肚子饿了就回家去吃饭吧,对自己好点。”

萧丙甘:???

哥这思路不对啊。

林北辰喝了几口水,又开始陷入到了后悔将倩倩和芊芊送去上学的情绪中去。

有些人,她在身边的时候,觉得无所谓。

当她离开了,才会惊愕地发现,没有她的生活真的好不方便。

“对了,弟啊,突然想起来一个事情。”

林北辰脑子里又冒出来一个念头,道:“的力气怎么那么大呢?是专门修炼了什么炼体功法吗?还是有什么特殊的修炼技巧?”

“哥啊,我小时候家里穷,没有办法修炼,又一次去偷……呃,去上工的时候,捡到了一本叫做无相剑骨的破本子,硬着头皮挨打修炼了几年,终于被我修炼到了黑铁剑骨的境界……咦?哥,这是什么表情?”

萧丙甘说到一半,见林北辰一副日了狗的表情,不由问道。

“呃……没事。”

林北辰道:“继续说,现在还继续修炼无相剑骨吗?”

萧丙甘苦恼地道:“哎,不行啊,修炼到黑铁剑骨境界,就到头了,后面的修炼秘籍,我找了两年多了,一直都找不到,估计这条路是走到头了。”

林北辰沉默了片刻。

“弟啊,看看这本秘籍,是不是无相剑骨的后续修法门?”

他将凌晨所赠的那本无相剑骨秘籍拿出来,丢给萧丙甘。

这是天外邪魔所赠的册子。

林北辰这段时间,一直都犹豫着,没有修炼。

万一册子有问题呢?

正好让同样黑铁剑骨境界的萧丙甘先试试水。

应该炼不死人吧?

见到不对劲,立刻制止就行了。

光酱试药,饼干试功。

操作空间很大。

~admin

Tags: